• 注册
  • 查看作者
  • 记录//从第一眼就喜欢你_周博彦。

    未知
  • 0
  • 10
  • 0
  • 601
  • 阿绾数学必死Komaeda。陈先生.云梦当年景.入世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咬咬唇,我向他的方向凑近了一点,轻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拿筷子的手怔了怔,我注意到,他的手白得几乎能瞧见淡青色的血管,五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他说:“周博彦。”
    声音不轻不重,却刚刚好砸在我的心尖上。
    我又问他:“你在几班呀?”
    这次他很轻很轻地笑了一下,答道:“十二班。”
    暗暗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我问出那个埋在心里的问题:“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犹豫片刻,他终于从那吃剩一半的凉面上移开视线,看着我,轻轻吐出一个字:
    “有。”
    那次是我发挥不当了,没能及时回过神,依旧傻乎乎地盯着他。
    他唇角的笑意似乎深了几分,又强调了一遍:
    “有。”
    那天我哭得挺惨的。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鬼使神差地,我朝他挥了挥手,而后指指我左边的位置:“这里有空位。”
    他兄弟买好饭走到他身边,看看我,又看看他,随后狡黠地笑着对他小声说了句话。
    他没有什么表情,把手里的一双筷子递给兄弟,然后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直到他坐到我旁边,一股子好闻的洗衣粉的香味传来,我才意识到,我的眼珠子一直粘在他身上。
    我尴尬地回过脸,吃了几口刀削面。
    又像中考那样,总是忍不住偷偷看他。
    会是他吗?好像变样了。
    鼻子依旧很挺翘,微垂着眼,睫毛轻轻颤动着,眼尾一颗很浅的泪痣。
    是他!
    那睫毛翘起的弧度我永远都忘不了。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开学后的第二周,我们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
    那天是周三,好姐妹小颂拍拍我:
    “去哪儿?北餐厅?”
    “好啊,北餐厅的刀削面可是超赞。”
    于是,我端着一碗滚烫的飘着红油的刀削面开开心心地找座位的时候,我瞥见了一个身影。
    他一手端着凉面,另一只手随意地在取餐具处数了两双筷子。
    他校服外套敞着怀,里面是一件干净的白衬衫。
    我挑了个座位,小颂坐我右边,左边没有人。
    他仿佛也在选位子,站在就餐区旁的宽敞处,垂着眼思索着。
    我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心快要跳出来了——
    是他吗?
    他的头发剪得短了些,曾经长得挡眼的刘海如今只清爽地落在眉上方,即使是经历了军训,他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皮肤依旧极白。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该评论已被用户自己删除。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暑假里,我一直在找周博彦。
    找不到,我问了很多人,可总是找不到。
    开学第一周要军训。
    一共四十二个班级。
    就算我刻意地扫过每个班级,或者是路过的每个人,我都找不到他。
    餐厅偶遇不到,一中有六个餐厅,遇见的可能性很小很小。
    宿舍路上遇不到,一中有三个宿舍区,遇见的可能性也很小很小。
    有时候我就在想,不会吧不会吧,他不会成绩这么差吧,连一中都考不上?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中考三天过得很快。
    直到现在想起来,印象最深的,除了物理很难之外,只有我右手边那个男孩子了。
    不过整整三天,我都不敢上前去搭讪一句,更不用说要个联系方式。
    只是在考完之后瞥了一眼他桌角上贴的考号和姓名。
    周博彦。
    我暗暗记下了。
    希望能在一中重逢呀。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1
    他穿着一所私立学校的校服。
    我猜他跟我是同一个考场,所以我很激动。
    三天后中考,进考场前老师先要检查准考证并且扫描电子产品。
    在老师盯着我的准考证对应学生照片时,我急忙向教室内看了一眼。
    真的是他!
    他就坐在我的右手边。
    考场内不允许交谈,所以我只能偷偷瞄他,他睫毛好长,再瞄一眼,睫毛的弧度也好看,再来一眼,鼻梁真高哇...
    以至于开考前五分钟,我掏出一片湿巾擦擦自己的脑门。
    可不让看帅哥影响自己的中考 [s-11]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1
    中考考场在一中,那是个很大的学校。
    为了预防考试那天找不到考场,中考前三天,很多学校的学生统一去一中先认考场。
    我的考场在明德B楼的148教室,教室锁着门,门口散散地站了四五个人。
    周博彦就站在门左边的窗户旁。
    我只匆匆一瞥,便再也移不开眼。
    他真好看,头发有点自来卷,卷卷的刘海有些长,到眉骨以下。由于疫情,我们必须戴口罩,我并未看清他的正脸,只知道,他很白很白。

    (附一张一中的照片~而且一中就是我们奋力要考的那所重点高中啦。)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1
    我是个很三分钟热度的人,毕竟我谈过的所有男朋友都是因为我,我谈烦了不想谈了才分的。
    所以我一度很怕,风水轮流转,轮到我身上。
    所以很巧很巧,周博彦出现了。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0
    很感谢啧啧给我提供了一个得以记录的地方,毕竟,我喜欢周博彦,谁都不知道。
    真希望很久之后回过头来看,能感叹一声,当年真的很喜欢他的呀。 [s-76]

    知鸥休于水,方晓尚未眠

  • 个人说明: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0 粉丝0 喜欢0内容1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QR code
    QR code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