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小说圈 小说圈 关注:45 内容:41

    新生(22°幻日)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啧啧Fans > 小说圈 > 正文
    • 42
    • 小说圈
    •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新生(22°幻日)

      对不起刚摸出的破电脑什么图也没有镇楼图是随便找的上古聊天记录

      做人好有意思搭嘎口头哇路

      食用指南(雷区蹦迪):

      *本文blbg大乱炖,无cp

      *乱伦max,包括但不局限于ntr和np,接受无能慎入(文中三观请不要上升我

      *全员恶人,三观破碎,自行判断是否合法

      *没文笔剧情渣,清水文清水文清水文清水文

      边想边码有虫自捉,夕阳红码字速度,我的心是婉尔莓莓好脆同款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文案:

      我站在命运的交界点,向后是堕落,向前是重生。


      *第一视角贴吧文,不定期更新,无聊了就来码字

      *再来一遍乱伦max预警

      *没文笔剧情渣这句话妾身说乏了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0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铺洒在凌乱的床上,我跪在床前,替面前的女人一颗一颗解开她的扣子。

      她一缕海藻般蓬松的头发贴在我的鼻翼前,带着淡淡的清香,我的手下是丝绸睡衣,还有她滚烫的肌肤,直到我解到她胸前时,她才肯动动那双殷红指甲的手握住我的手腕。

      我抬起头,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着雾气,勾着我的眼神一齐往下看着她露出的黑色蕾丝胸罩。

      我无动于衷,淡淡扫了一眼她雪白胸前的青紫:那不是我留下的。

      “秋凤。”我说。

      她不理会我的拒绝,依旧任性地将恳求的目光投向我。

      “用手,用手就可以。”她说完便拉着我的手一路向下,停到她不知道给多少人看过的地方。

      我心里无语叹气,我清楚她这是赖上我,我怎么也被脱不掉的。

      我将手从她腿缝间探进去,她双手扶住我的头,舒坦地迷上双眼,嘴里娇嗔地喘息着,撒娇着深点、再深点。

      我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空气里粘腻的水声。

      我收拾好行李后换鞋,秋凤踩着棉拖鞋,脚步轻得像猫。她从身后拥住我,我能感受到她松软的胸紧贴着我的后背,但我听不到她的心跳声。

      我要比她高出半个头,她爱恋地踮起脚,红润的唇堪堪挨着我的耳畔吐气:“钱不够了给我打电话。”

      “嗯。”

      我拿开她环住我腰围的胳膊,头也不回地推开门:“我走了,妈。”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1

      我从来没见过我的父亲,哪怕偶尔零星的童年的梦,我也从没有梦见过那幅我想象不出的面孔。

      我记事起,每天的行程就是待在家里发呆。

      我的母亲是夜店的舞女,那事我不懂世事,她隔三差五会领回来不同的男人,那时候的晚上全是交杂的呻吟声。

      我想吃顿晚饭,推开门只能看见她全裸着和被人纠缠。

      那些人看见我,会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这是你弟弟吗?真可爱。”

      枯燥的日子从我捡到一条狗结束,我听到门外有狗吠声,奶声奶气的,我出于好奇推开门,只有一个箱子躺在角落里,箱子上写着一行字,我不认字,所以是很小心地将箱子抱在怀里,生怕别人看见。

      狗狗雪白雪白的,鼻子上有一块黑色的斑,它连眼睛也睁不开,嘴一直叫唤。

      我不知道狗会吃什么,将昨天剩下的米粥盛到碗里端在它面前,它不会喝,我试探地将手指沾满米粥送在它嘴边,它一口便含住我的手,牙齿磨损着我的手指,膈得我生疼。

      那是我第一次抬起头看表时,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

      所以我叫它黄昏。

      可惜黄昏的时间太短了。

      02

      我母亲喜欢抽细烟,一回来就会点上一根,偶尔会捏着我的脸朝我吐烟圈,而后她会笑笑,然后松开我的手看着微弱的火光。

      黄昏越长越大,渐渐都快有我高了,它喜欢叼着毛线让我和它一起玩,大多时候,它更喜欢安静地坐在阳台前。

      我晚上睡觉喜欢抱着它,它也喜欢头埋在我胸里,但第二天起来我俩都睡得东倒西歪。

      黄昏它不喜欢叫,只喜欢哼哼唧唧地用头拱我的腿,或者扯着我的裤子脚让我走到阳台前。

      我不喜欢晒太阳,所以离开了。

      第二天黄昏突然发了疯般地大叫,声音洪亮如钟,隔壁的邻居好几次来敲我家的门,黄昏冲着我吼几声,又冲着窗户吼几声,我从没见过这样疯癫的黄昏,害怕地不敢上前。

      阳光洒在它黑溜溜的眼睛里,折射出光亮,它许是累了不再叫唤,怏怏地趴在太阳下不再看我。

      我只当它是想睡了,没再理它,自己也去里屋补觉。等我醒来时它还在睡,我上前试探着推推它的身子:凉了。

      03

      我应该是8岁那年才去上学。

      那天外面一直有人敲门,我踮脚透过猫眼向外望去,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站在那里,风从门缝吹进来,刺得我有些冷。我喊道:“谁呀?”

      “我找你妈,秋凤。”

      “我妈不在,你晚上再来吧。”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小朋友,你把门开开,我有东西落你家了。”

      “我帮你拿吧。”

      “你不知道是什么。”

      我想反正也和我妈认识,索性就开了门,他很礼貌地在门外跺脚后才进来,眼睛环视我家。

      他突然将手摸向茶几上一个饼干盒子,那里装着我妈放进去的手饰,我赶紧上前抱住盒子:“这是我家的东西。”

      他嗤笑一声,下一秒拳头朝着我的左脸颊狠狠地挥下来,我踉跄地倒在地上,他用脚踩着我的胸膛,我感觉喘不上气。

      他说:“跟你婊子妈一样恶心。钱放哪了?”

      “我不知道。”

      他又用力了一分:“放哪了?”

      “我真不知道!”我想吼,可以用力全身就痛到窒息,连脸颊都火辣辣地肿胀着,提醒这一切都不是梦。

      他将茶几上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在我身上,其中有一个尖角刻在了我额头,我就没了知觉。

      醒来后,我妈抱着我哭,边哭边骂我,骂狠了一巴掌扇到我脸上,我能看到她的手沾上了血,应该是我的血。

      为了防止我再给她的客人开门,她把我送到了寄宿学校。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4

      寄宿学校的老师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眉毛很细,带有弧度,她喜欢涂着厚厚的粉底,脸上的疙瘩周围全是干裂的粉。

      我怕她,因为她打人疼,她随身总是带着戒尺,戒尺是钢尺,打到手掌会发出清脆响声。好几个孩子都被她打哭了,孩子一哭她就打得更狠,有时候会上脚,她穿着高跟鞋,一脚能把人踹倒。

      她姓杨,别人都叫她杨老师。起初那群孩子私下就叫她老妖婆,但不知道是谁把这事告诉了杨老师,她气得把那几个孩子打了一顿,也没人敢叫这个名字了。

      除了孩子王,孩子王长得壮实,没人敢惹他,包括我。

      我刚来的时候因为是半路加入的,他们就孤立我,比如吃饭把肥肉全扔到我碗里,玩游戏不带我。

      有次杨老师带我们去滑滑梯,我站在滑梯前刚要坐下去,后面有个孩子一伸手用力地推向我后背,我重心不稳,从滑梯上滚了下来,腿骨折了。杨老师把我扶好后怒视着那群人,吼道:“谁干的?!”

      没有一个人上前,疼意逐渐席卷向我,我疼得只知道哭,汗水和泪水一起滚落。

      最后是杨老师把我送进的医院,她先替我垫了门诊费,才打电话给我妈,我妈那会儿在酒吧配客人,所以杨老师一直打不通电话。

      她替我掏了费用,一共一万,不知道她有没有问我妈要回来。

      从那以后杨老师格外关注我,没人陪我玩她就来陪我,吃饭的时候她也会让我坐到她身边。

      这群孩子最怕的就是杨老师,如今见我和杨老师这般亲密的关系,对我的偏见也逐渐放下,越来越多的人肯和我说话。

      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说话,他们把好吃的给我时我只会谢绝,邀请我去和他们一起玩玩具时我也会说不感兴趣。

      那时起,寄宿学校逐渐传出了我很难相处的谣言,也就没人敢跟我搭话,见了我多半是撇开视线不看我,两人相撞了,最先道歉的也都是对方。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5

      毕业后教育局根据我家的住址,将我分到了离家较近的学校,我妈突然辞掉了她的工作,靠几年攒下来的积蓄开了一家花店。她喜欢花,最喜欢的是那盆满天星,她很认真地栽培着,客人来了也不卖。

      满天星不香也不好看,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喜欢这种花。像她这种恨不得不穿衣服就出门的人,喜欢的应该是艳丽的玫瑰吧。

      报道那天我的成绩被分到了二班,班会还是老一套的先自我介绍。他们自我介绍可有意思,班主任就拿着手机录下来说:“等三年后,我们再拿出来看。”

      到我的时候我蠕唇:“姜韶。”

      在班主任和同学期待的目光下,我缓缓落座。

      班主任笑容有些尴尬,似乎没想到我这简单粗暴的自我介绍,只好说:“下一个。”

      班里一共有三十六个人,但我还是快要睡过去,直到最后一个人站起来说:“我叫姜晗,日含晗,毕业于第一小学。”

      不知道是谁突然来了一句:“和刚刚那个姜什么好像啊!”

      我和姜晗算是认识了。

      直到现在想想都觉得有点想笑。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6

      散会后姜晗走到我同桌旁边,说:“你好,我们能换下座位吗?”

      可能是觉得我太闷葫芦,不好相处,那人连忙点头就收拾收拾离去。

      我抬头看向姜晗,他也看着我:“我们这算是缘分吧?”

      那是双和我如出一辙的眼睛。

      “哦。”

      “嗳,一起去打篮球吗?”

      “不会。”

      “好可惜哦,我们去吃串串香吧,学校旁边那家串串香可好吃了。”

      “我回家吃。”

      他失望地皱眉,眼睛骨碌转着看着我:“一起嘛,就当是交个朋友。”

      我无奈地想翻白眼,眼前这个人怎么这么粘人:“我还要去买文具。”

      “正好正好,我也要去买!”他兴奋道,“你骑车吗?我们一起去吧!”

      说着不顾我的意愿就拉起我往外冲。

      “喂!我没答应呢!”

      “顺路!”他说,他回头看着我,逆着阳光。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7

      我真的感觉他很烦。

      姜晗性子是那种大咧咧爽朗性,就算他一个劲儿跟我搭话,但人缘还是好到离谱,以至于投票选体委的时候全班34个人都举起了手。

      他就笑嘻嘻拉着我:“你怎么不投我?”

      “我不投你你也会赢。”

      “可我想让你投我嘛!”

      一听到他这股撒娇劲我眼瞳快翻到外太空去了,说他娘炮吧,这么爱耍无赖,偏偏一到正事就格外严谨。

      和他做朋友唯一的好处,就是体育课能逃掉跑圈。

      体育老师是教务处兼职的,听说本来应聘来新的体育老师,结果要动手术休假了。

      所以体育老师可以说是三天小失踪,五天大失踪。

      姜晗会命令他们慢跑一圈,接着原地解散各玩各的。

      然后他就拉着我去小卖铺买两根棒冰,自己大口吃完去跟他们打球,让我坐在椅子上看着。

      赶到太阳特别毒辣的时候,他还会贴心地把褂子扣我脑袋上让我遮着。

      同学们都大咧咧地站在太阳下看球,除了顶着褂子遮阳的我。

      08

      初二那年有次雪特别大,我放弃了骑车上学的念头,犹豫地裹着围巾一步一步艰难地迈向学校。

      雪下得很厚,白花花地铺在地上,踩上去会发出清脆咯吱声。我鞋底踩得雪多,路就越滑越难走,为了让我更加小心地前行,有个人骑电动杵了,就摔在我跟前,地上结了冰,她滑行一段距离,刚好背撞到我,我脚下不稳被她绊倒。

      有些腥味的雪一下子沾满我整张脸,那女生赶紧不好意思地从地上爬起来,连带着把我也扶起来,一个劲儿道歉。我摇头,拍拍身上的雪继续走,她突然拦住我,从兜里掏出一个未拆封的一次性口罩,看着我认真地说:“冻鼻子。”

      “不用。”说着我头也不回,她讪讪地收回手,一瘸一拐过去把车扶起来。

      到了班级时只来了零零星星几个人,其中就有姜晗。姜晗把牛奶搭在我旁边的暖气片上,见我过来打趣道:“摔了?”

      “嗯。”我摘下围巾把书包塞到抽屉里。

      “等下,”他突然叫住我,在我不解的目光下把宽大的手掌放在我的头上,一顿乱揉,“雪。”

      我哀怨地抚平被他揉乱的头发:“故意的吧你。”

      “诶呦,我帮你弄干净雪,你还骂开我了!”他捂着胸口悲痛地说,“亏我还好心给你热牛奶暖胃,你居然!”

      暖气片上确实放着两袋牛奶,我想数落他,张不了嘴了,默默地坐到一起上掏作业,脸上倏地挨着一片温热。他笑嘻嘻地看着我说:“伊利的,不知道你爱喝不。”

      我还是不肯收下,他可怜巴巴地拽着我的衣袖:“喝嘛,不喝胃会疼的。”

      我拗不过他,接过牛奶道声谢谢,在他的注视下咬开袋子吸食。

      “唉——”他长叹一声。

      我瞬间看向他,不知道他又想说出什么惊人的话。

      “这是你第一次肯接受我的东西。”他说。

      我不语。牛奶温温热热,喝着甜丝丝,没有太过分的香醇奶味,我不喜欢味道太浓的东西。

      “作为报答,我命令你下课陪我打雪仗。”

      我:“???”

      那口牛奶在嘴里忽然不上不下。

      他急忙道:“不许反悔,你喝了我的牛奶!”

      我吞下嘴里的牛奶,看着他良久:“……要不我吐出来还你?”

      “不要,好恶心。”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09

      结果就是我陪着他在外面打雪仗。

      外面站的人很多,地上已经被人挖出许多坑坑洼洼的洞。

      听说有些缺德货打雪仗会往雪里塞石头,听着雪球砸在人身上榜榜的声音,我有些害怕下一秒被石头砸中,趁姜晗弯腰抓雪的时候我飞速逃离人群。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有个不长眼的把雪球扣在了我身上。

      我无语地低头看着那人,她无辜地抬头眨巴眼睛看着我:“内,内啥认错人了,抱歉……咦?是你?”

      我挑眉,这不是早上撞我那姑娘吗。

      她见了我有些激动,赶紧把粘在我衣服上的雪拍下去,边拍边说:“我真的很抱歉。”

      “没事。”我摇头。

      她不好意思地咬了下嘴唇:“我叫李梅子,初二四班的,你呢?”

      “姜韶。”

      “要不和我们一起打雪球?可有意思了,你放心我这次绝对不扣你。”

      “不了。”

      她不像姜晗那样不依不饶,只是很可惜地说声“好吧”,走之前让我有空找她玩。

      姜晗和那群人打得不可开交,还不忘找在人群中迷路的我。

      见我双手插兜站在那踢雪,姜韶赶紧走上前问我:“你去哪了?我找你好半天。”

      “随便走走。”

      他直直看着我,下一秒把通红的手塞进我的口袋里。凉意瞬间侵袭我整只手:“干嘛呢?!”

      “你兜好暖和哦,让我放会儿,手快冻掉了。”他边说边惬意地往我这边靠。

      我抓着他的手往外面拔:“放你自己兜去!”

      他靠得更近了:“我兜凉,不信你摸摸。”说着把跨顶向我,示意让我摸摸。

      我说不出话来,任由他把手放在我兜里。

      结局就是我的手跟着他的手一起凉了。

      回到教室后连笔都握不住的我幽怨地抬起头看向姜晗,他吹着口哨眼神飘忽,就是不看我。

      我不理他,他就开始自己找活干:“姜韶,姜韶……”

      “干嘛。”

      “韶儿,韶儿,要不我以后叫你勺子吧?”

      “不要。”

      “叫姜韶好生分——韶儿也好啊?”

      韶儿(儿化音)和勺子有区别吗?都是说勺的吧。

      “你好烦。”

      “那就叫你勺子吧!”他说着把胳膊突然从后面搂住我。

      我一激灵:“又干嘛!”

      他一本正紧地说:“够暖气,暖手。”

      “我跟你换座位。”

      “不要,”他把脑袋搭在我肩膀上,“你也好暖和。”

      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硬着头皮让他取暖。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10

      他每天都会带两袋牛奶来学校,一袋给我,一袋他自己喝。

      久而久之我养成了每天早晨必喝牛奶的习惯。

      那几年洋节特别流行,不论是情人节还是母亲节都有人买花,那条街就我妈一家花店,到那时候就生意爆棚得狠。她喜欢插花,把各式各样的花摆放在一起,做成花篮或者花束。

      后来因为初三面临中考,寒假教育局组织补课,春节七天假后我们这群人早早回了学校。

      那天刚好是情人节,我收拾好书包骑车上学,临走前我妈把她刚摘下的一朵玫瑰塞到我书包里。

      我不解地看向我妈,我妈温柔地整理好我的领子,说:“喜欢谁就给谁吧。”

      可我真没有喜欢的人,要说玩得好吧,也只有姜晗了。

      姜晗估计是春节玩疯了,把头埋在臂弯里睡觉,露出骨节分明的手。

      他听到动静抬起头,眼神朦胧地看向我,打着哈气:“过年好。”

      “……都初八了。”

      “迟到的祝福。”姜晗枕着右胳膊侧过身子,那双略圆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我,“几周不见,吃胖了。”

      “呵呵呵。”

      我想了一番,还是决定把兜里的玫瑰花给他,反正折下来也养不活,扔了怪可惜的。

      我把玫瑰花从书包里掏出来,送到他脸前:“给你。”

      他鼻尖凑到花前轻轻一嗅,倏地勾起嘴唇,戏谑地看着我:“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开学的日子。”我说。

      “噗。”他笑出声,接过我的玫瑰花,放在殷红的薄唇前,“谢谢,我很喜欢。”

      那瞬间有股怪异的感觉涌到我的心头——那是种心慌的感觉。

      11

      发通考证那天太阳很大,有些许刺眼。

      姜晗拿着通考证凑到我跟前:“勺子,我去八中考,你呢?”

      “三中。”

      “诶——”他拖着长调,“我们不同路啊。”

      我不理他,他脑袋就搭在我胳膊上,我早都习惯他这撒娇唐突的模样,并没有推开他。他叹着气,声音缥缈:“韶儿,我舍不得离开你。”

      我抿唇不语,他继续说:“我都想好了,咱们努把力考一中,又可以在一起了。”

      “但愿吧。”

      但愿就是我俩真考到了同一所中学……我无语地听着小灵通灵头雀跃的声音,姜晗激动地说:“勺子,我们一起去买文具吧!”

      我突然间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脱口而出:“中午来我家吗?”

      “什么?”他没听清楚,“中午什么?”

      “来我家吃饭。”

      姜晗下一秒惊呼:“我没听错吧?!姜韶你居然主动约我吃饭!”

      “爱来不来。”

      “来来来!必须来!你约个地方,我骑车找你。”

      我俩约好地点后挂断电话,我看着一旁剥桔子的母亲,有些请求地说:“妈,中午有个同学来咱家吃饭,可以吗?”

      我妈剥好颗桔子后把桔子塞到我的嘴里:“可以,想吃什么?”

      “嗯……”姜晗喜欢吃什么?我想了想,说,“酸菜鱼吧。”

      “好,妈去买菜,买文具买需要的,不要买杂七杂八的无用东西。”她嘱咐好我后穿上尖头鞋出门了。

      我妈真的变了很多,在我小时候她是浓妆艳抹的,喜欢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会穿很拉风的皮衣,现在她的衣柜里清一色是朴素的T恤和碎花裙。

      而且她不抽烟喝酒了。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8星耀
      大会员
      小可耐

      12

      走到门前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姜晗站在我旁边稍显局促,两只手扯扯自己衣领又扯扯衣服下摆,凑我耳边悄悄问我:“我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吗?”

      我推开他凑过来的脸,指尖刚好蹭过他的唇:“边去,热。”

      我用钥匙打开门,那股香气更加浓郁,我听到姜晗站在我旁边吞口唾沫:“好香!”

      我妈听到动静围着围裙从厨房探出个脑袋:“是姜韶的同学吗?快进来坐,饭马上就好。”

      姜晗声音比我往日听得还要洪亮:“阿姨好,我叫姜晗!”

      我妈愣了下,追问:“你说你叫什么?”

      “姜晗。”

      “哪个晗?”

      我站在一旁越听着对话越不对劲儿。

      “日含晗。”

      话刚落我妈倏地收起笑脸,语气冷漠:“姜韶,送客。”

      “妈?”我蹙眉看向她。

      她喊道:“送客!”

      说着摔门回到厨房,这顿饭算是吃不了了,我只得尴尬地朝着姜晗笑笑,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一路上我俩都很沉默,直到走到楼下我才无奈地说:“抱歉,我妈她……呃。”

      “没事。”姜晗摇头,神色淡然,“那我回去了,开学见。”

      “……”我抿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咬咬牙追了上去,在他错愕的注视下认真地说,“我们出去吃吧,我请客。”

      “不用了,”他摇头,“阿姨饭都做好了。”

      说着他笑着朝我挥手离去,我望着他,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请他吃顿饭来弥补这次意外。

      我怏怏地回到家,看见母亲双手环胸坐在饭桌前,饭桌上是冒着热气的酸菜鱼。

      我低着头从她面前走过,洗好手才坐到凳子上,等着她先拿起筷子。

      她眉头紧锁,语气很是不悦:“你怎么和他交往?”

      “有什么不行吗?”

      “没有为什么,你必须和他绝交。”

      我不爽母亲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下意识顶嘴:“不要。”

      她突然抄起筷子冲我脑袋砸去,沉声威胁:“你要心里有我这个妈,就跟他绝交。”

      “凭什么?”我直直看着她,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逾越,“我和谁玩是我的自由!”

      我的脸颊倏地一疼,她揉着扇红的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姜韶,你别惹我。”

      我错愕地看着她,从小到大她扇过我很多次,可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愤怒和委屈过。

      我交什么朋友是我自己的事,我和姜晗玩有错吗?

      她看着我的眼睛,语气生硬:“吃饭。”

      我已经没有进食的欲望,哪怕胃在反抗,我噌地一下站起来,在她的辱骂声中回到房间。

      我始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抵触我和姜晗走在一起。

      13

      开学那天我和他不在同一个班级,班级是按文理科成绩分的,他理科好,我文科好,我俩就这么错开了。

      分宿舍的时候他找到我,拉着我站在最后面,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说:“这宿管我爸认识,咱俩就站在最后面,肯定会分到一起。”

      他的手很暖和,握着我的手。

      我们被分到了416,宿舍六张床,只有我们两个。

      “这么大地方,赚了。”

      我拉开行李箱收拾东西:“等冬天入住的人更多了。”

      “早的呢,”他挑了张靠窗的床,“我睡这儿。”

      我也老早相中那个地方,离门远,太阳光还能照到那。沉默了一下,我选到了他旁边那张床,似乎也不错。

      “呦,这么多张床干嘛偏偏挑到我旁边?是不是——”

      我急忙打断他:“好的让你挑了。”

      “嘿嘿。”他奸笑一声,开始收拾床铺。

      宝,我最近买了一座岛,什么岛,穷困潦倒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QR code
      QR code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