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空城浮梦◇♡沈今安♡[-◆南风又起 念你成疾-◇]

    本帖最后由 Satan 于 2018-6-17 17:27 编辑

    Vulgar or lonely-清风把烈酒吹醒方知当初的拥有都是梦您安 这里沈今安别名沈岐 看心情勾搭欢迎处友<<<♡虽说我笔文废 比不上文触 但是这个坑用心准备<<<♡文或许有些不切实际 彩色玛丽苏 介意可右上角<<<♡请勿学习文中的谁 酷是酷 可别没有背景你别学<<<♡我发奥剧的格式别拿 别放着人不当 去当只狗哦<<<♡

  • 0
  • 15
  • 0
  • 5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沙发自占】请不要插楼呦~ 这篇是甜的啦,纯糖不添加! 倒数第一x年级第一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薛洋近日来总是嫌弃药难吃,但凡晓星尘给他端药,总要唉声叫苦。 薛洋明摆着是吃准了晓星尘见不得人难受的烂好人毛病,找准了时机就喋喋不休:“晓星尘晓星尘,这药难喝死了呕,你他妈的再拿这种东西给我喝,我就……” 晓星尘早已司空见惯,面无表情抢话道:“就吊在义庄院子里的树上还是当场咬舌自尽?” 薛洋:“不,都不是,我这次是想拿降灾割腕。” ——最后,在晓星尘平静的目光下,薛洋还是不情不愿的喝了一碗汤药,嘴里满是苦涩涩的味道,堵在喉咙中不上不下,难受的很。 烦人精薛洋见找到了发挥口才的大好机会,便借题发挥。那天,烂好人晓星尘还是出门给他买了两盒饴糖。 本想藏好不让薛洋发现的,可惜这厮鼻子机灵的很,当天就被逮了个正着。 “晓星尘,晓星尘?”薛洋朝四周猛的嗅了嗅,大声叫唤道:“你是不是给我买糖了晓星尘!” 晓星尘闻言心虚的低下了脑袋:“嗯?没……没有那回事。” 这一开口,薛洋心中就有了底,果然,晓星尘一点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真的没有买?”薛洋问。 “嗯……没有,没有。” “真的吗??”声音又提高了一点。 “嗯嗯,真的……” “明明就有嘛。”这次换成了肯定句。 “嗯嗯……啊?不是!” 于是,晓星尘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谎话,就这么被薛洋拆穿了。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肆】 连着阴了好几日的天气突然在今日放了晴。薛洋以出去放风为由,获得了在院子里待上半个时辰的机会。 晓星尘恐他脚底打滑挂了彩,只得跟在他后面当老妈子。 幸好薛洋曾经在义城装明月清风时用了真情实感,这会儿突然瞎了也不至于行动不便。 只是这样一个瞎眼的流氓天天在义庄里晃来晃去,让老妈子晓星尘很是头疼。 “薛洋,你能不能慢点儿?” “诶!小心别摔着!” 薛洋得意一摆手,“没事!我才不怕!” 一阵微风拂过,带来了丝丝香气。薛洋自从瞎了以后,其他五官连带着也敏感了三分,当即叫起来:“什么气味?” 晓星尘回道:“那颗树。” 义庄门前有颗不知名的花树,是晓星尘初来时就有了的。原本是蔫的,薛洋那时不以为意,倒是晓星尘看着可怜,每天都顺带着浇花施肥,没成想竟养活了。以后的每年暮春都要开一树的花,扎在一堆花谢中甚是惹眼。 晓星尘以前是很喜欢这棵树的,不过薛洋不太喜欢,还拿降灾划过它的树皮。 这会儿听闻这树居然还在,薛洋难得的没有嫌弃,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别扭道:“倒还挺香。” 晓星尘笑,突然被这棵花树勾起了一点儿义城曾经的欢声笑语。 庭院中,白衣道人的笑容凝在了面上,胸中郁结之气更甚。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而薛洋看不见晓星尘的苦笑,他将无用的眼睛闭了,眼睫不住的颤动,心下无端生出一丝惆怅,“死到临头了还瞎眼,我也算是给下辈子积份德了。” 转念一想,下辈子又没有晓星尘,薛洋又有些无聊,干脆散了思绪,跟一旁的晓星尘搭起话。 薛洋:“晓星尘晓星尘,原来你瞎的时候是这种感觉!” 晓星尘:“……”你怎么看起来还很享受?! “其实一直觉得瞎了挺好的,眼不见心不烦,就一点不行。”薛洋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不慌不忙接道:“就是见不着你,有些闷。” 晓星尘被他说的一噎,重重的咳嗽起来,“咳咳咳……薛……咳咳薛洋,你说什么混账话!” 薛洋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晓星尘,我就算瞎了也能想出来你现在的表情,肯定精彩万分。” 后来见晓星尘无论如何都不再理他,薛洋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烦人精终于自讨没趣的闭了嘴,又陷入了耳目皆空的黑暗。 他突然道:“晓星尘,你白绫呢?”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不知过了多久,晓星尘唇瓣微张,终只轻叹一声,薛洋倒是不甚在意的模样:“行了行了,晓星尘,你别假好人了,我知道你这会儿其实高兴的不得……别苦着脸啊,笑一个呗?” 晓星尘:“你怎知我苦着脸?” “你一个声音我就能听出来了。”薛洋心道,不过他没将这话说出口,转而换了副嘲讽的腔调:“你那点儿心思,连阿箐都摸的清清楚楚。” 此话一出,两人又是一阵无言。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替那个小瞎子招魂呢,希望有吧。”薛洋用他仅剩的一点儿人情味想着,顺带友好的祝愿了一下那个被他亲手杀了的小姑娘。 晓星尘则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生硬的连他那张上善若水的脸都险些托不住。“这个恶人终于活不了几天了。”这是他现下唯一的念头。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待到薛洋醒来已经是午后了,窗外飘了点雨——上午天气还晴朗,过了晌午就不知怎的阴了。 晓星尘的眼皮突突的跳了一下,就听见薛洋略带点儿疑惑的声音:“晓星尘?干嘛把灯灭了,这黑灯瞎火的,真是晦气。” 就算天色不太亮,也不至于黑灯瞎火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晓星尘心中腾起,他快步去了薛洋床边。 薛洋正半倚在床上,双手在空中胡乱摸索着。“晓星尘,晓星尘你在吗?” “晓星尘?” 晓星尘连忙走去一点儿,静静的站在他床边,一言不发。薛洋似乎感受到了动静,又试着摸索了一阵,最后还是徒劳,他慌乱中几近嘶吼:“晓星尘?!” “晓星尘!!你在吗??” 晓星尘沉默半晌,才缓缓开口,带着半分沙哑:“我在呢,就在你旁边。” 薛洋这才收敛了情绪,催促道:“今个儿怎么这么黑,还不点个灯?” “点了,现在屋子里很亮。薛洋,你看不见吗?” 薛洋仍是朝着与晓星尘截然不同的方向,听了晓星尘的话先是一愣,而后心里便有了数。只过了一瞬,薛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往床上一瘫,喃喃道:“好吧……是挺亮的。”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叁】 薛洋几日后竟然能下地了,活蹦乱跳的摇到晓星尘背后,对着毫无防备的晓星尘肩膀重重的一拍,口中也大声嚷嚷:“哇!” 晓星尘:“……”他根本不会被吓到好吗。 薛洋无趣的收了手,继而又看看正忙于煎药的晓星尘,撒泼道:“煎哪门子的药,我才不喝。” 晓星尘没理他,看见薛洋光溜溜的脚丫子,无奈道:“穿鞋,还有谁让你下床的。” “你看,我好了!”薛洋满不在意,继续活蹦乱跳。 晓星尘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人拖回了床。薛洋本就身形瘦弱,如今更是轻的不行,晓星尘提的胆战心惊,生怕这魔头一不留神就散架了。 薛洋:“晓星尘你把我放下!!!” 在薛洋活蹦乱跳了两三天后,就再度蔫了——兴许是老天有意要将这尊大佛请去。倒是晓星尘差点没给吓死,当时薛洋还在吹牛呢,突然就倒下去了。 晓星尘在薛洋身边守了一夜,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没盼着。 当初他在义庄躺着时,薛洋应该也是这么守着他的,只是这一守,就是八载。晓星尘如此想着,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脖子,再回过神来,阳光已经照进屋子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晓星尘失笑。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纵然晓星尘不言,薛洋内心也清楚,他不是神仙,是没有那么大命的,如今这幅心大的模样,还能装几天呢。 “晓星尘……”他低声道。 这三个字就好似挣不了的魔障,把人一步步的拉入名为温柔乡的深渊。 说来也可笑,什么时候悲天悯人的明月清风也能概括出十恶不赦的一生了。 薛洋烦躁的闭了眼,将被褥蒙过头顶,驱走了惹人厌的念头。可能是因为体虚,不消多时竟沉沉睡去了。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贰】 薛洋在晓星尘的每日照顾下,暂时清醒了过来,他睁眼看见熟悉的天花板,似乎很惊讶,嘴里开始说起了胡话:“这地府怎么长得跟义庄似的,丑死了。” 晓星尘就在一旁,闻言转过头来,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你醒了?那就来喝药吧。” “喝什么药啊,孟婆汤吗?等,等一下,晓星尘?!!”薛洋这才注意到晓星尘,惊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嗯,是在下。”晓星尘见他如此,忍不住走过身去,抚了抚薛洋的额头:“没发烧吧,莫不是傻了?” 薛洋愣愣的看着晓星尘,再三确认了他还是活的,不免感慨:“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见活的晓星尘,不对,你是活的??” 晓星尘被他气笑了,拿过桌上的碗往他手里一塞:“这里是义城义庄。” 薛洋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抬手看看身上被白布包裹的伤口,不确定道:“所以,这是你给我包的?” 晓星尘不知道他哪出戏,没答。而后便听薛洋啧啧两声:“你居然把我看了个光?” 晓星尘彻底没话了,转身就走。身后的薛洋仍在喋喋不休:“真是的,我居然还活着……” 晓星尘听后只是苦笑,“也没几天可活了”终究还是压进了喉。 再多仇苦都是上辈子了,没必要那么伶牙俐齿。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薛洋感受到了晓星尘的慌乱,笑的不能自已,若不是他眼睛上缠着的白绫实在碍眼,估计这会定是眼泪都流出来了。 “晓星尘你怎么这么好骗啊哈哈哈哈哈。” 是挺好骗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把仇人当知己了。 晓星尘羞愤道:“胡闹!” 薛洋不以为意,乐呵呵的掀开被子,循着声音走到晓星尘身边,凑近了调笑道:“道长,生气了?” 薛洋自打晓星尘回来之后就一直都直呼其名,两人似乎都有些心照不宣,不太愿意提起旧事,按晓星尘的话说,就是“都过去了,耿耿于怀想来也只会越陷越深。” 这会,一声道长弯弯转转,听的晓星尘浑身一激灵,一时半会儿的竟无从反驳。 薛洋倒是乐在其中的样子。见晓星尘说不出话,那手便不安分了,悄悄绕到桌子上,想要偷糖。 晓星尘虽然嘴巴不灵,手上功夫可没比薛洋差多少,及时按住了蠢蠢欲动的爪子。 这爪子的主人见势不妙,立即吹起小曲儿装无事,手上却像抹油似的反摸了一把晓星尘的手,又收回去了。 被无故揩油的晓星尘:“……” 薛洋回味了方才的感觉,咂咂嘴,心下感慨:“不亏是抓拂尘的金贵手,真嫩。”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晓星尘对薛洋的想法一无所知。随手拣了一颗饴糖,递出去:“一天只有一颗,不许偷吃。” 薛洋连连点头,将糖丢进嘴里,嘎嘣嘎嘣嚼了,心下算计着今夜拿几颗才够解馋。 有些年头没吃过饴糖了,薛洋心下只徘徊着一个字:“甜。” 确实是甜的令人发腻了,粗糙加工的饴糖的甜腻味儿不均匀的散在口中,冲去了口中清苦的药草气息,替上了更让人不适的糖味儿。 最恰当的比喻,就是甜的发苦。好不容易习惯了清汤寡水的薛洋甚至被噎着了,硬生生将那股想要咳嗽的欲望压下了。 这是晓星尘给他买的糖。 薛洋悻悻打消了去偷糖吃的念头,却还是扬起了笑,装作满足之感:“道长,还有吗?” 晓星尘轻声道:“不可,你且回床上待着,我去熬粥。” 薛洋求之不得,乖巧的回了床。他喃喃道:“我真是变了。” 回不去了,使薛洋沉溺其中的那个梦。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伍】 日子已经从暮春走到了深秋。 晓星尘伺候薛洋已经四月有余了。 薛洋每天都很精神的样子,晓星尘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痊愈了,多次拉着他把脉。 修长的双指搭在薛洋的手腕上,皱眉凝眸,神情严肃。半晌才松开,幽幽道:“你还是那个经脉皆损的将死之人,还是好生歇息吧。” 结果薛洋没几天便下不来床了。 这也怪不得晓星尘那张嘴,只能说是薛洋命数已尽,再也强求不得了。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问年龄照片一律驳回。 #语音看心情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这儿苏逸君/萝北。躺列话废。 萌新.随缘扩.如果有看上我的请私戳 不高冷,有点儿蠢。 属性妹子可攻可受声控颜控欢迎小哥哥们勾搭。 #有师父有徒儿男神也很棒自觉人生赢家 主业咸鱼,副业码字兼画画。 目前多混迹于各大交友网站,常驻lofter。 混圈的,主混墨香铜臭{对于墨香本人持路人态度},阴阳师,以及国漫日漫圈。 #准备补全职 盗笔正在看。 本命薛洋。他是我的心头肉。爱豆朱一龙。他是命。 #当然我还很喜欢也总东方纤云Garry啵酱夏目什么的。 #女神当然是天依姐姐 爱好尬歌刻章{想不到吧我还是如此多才多艺} 本音少女会伪幼齿萝莉和大龄正太。 尬歌五音不全 刻章不会留白 码字没有常识 画画只会大头 总结归一字。 废。 最后一句,我喜欢你。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您无授权转载连名都不标是闹哪样。 插楼歉。给看到这里的不知情啧友指路。 这是西子绪太太的《死亡万花筒》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晓星尘将薛洋……的尸体打横抱起,就像几月前将他从棺材旁救起一般,放入了棺材,白布盖过了头。 他重重叹息一声,将棺材埋在了义庄外的花树下,又把还未来得及吃完的饴糖尽数撒下。 算是送别了故人。 不知又过了几日,白衣道人身负双剑,消失在了义庄外。 话本中的结局绝不轻易改变,这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岁月也无人知晓。 人们饭后爱谈的依旧是清风明月与十恶不赦的苦大仇深,谁也不在乎他们到底发生过什么。 最后可能连云游四方的晓星尘也会有些疑惑。 经年往事,也许就是痴心妄想后的大梦一场吧。 (完)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晓星尘,我帮你背了那么多年的霜华,等我死了,你也帮我背降灾好不好?” “好。”晓星尘应允。 “晓星尘,我会在奈何桥那边等着你的。”薛洋突然弯了嘴角,语气轻松,声音却越来越小。 “道长,咱们……走着瞧呀。” 薛洋眼角留下一行清泪,浸湿了白绫,终是不甘心的合了眼。 再也没能睁开。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晓星尘,当初你为何要救我?你不是恨我恨的入骨吗?” 薛洋不给他任何缓冲的机会,尖声尖气的质问。 “那你呢,为何又要为我搭上命?”晓星尘面色平静如水,反问道。 薛洋被他反驳的说不出话,支支吾吾了半天,只低声道出一句:“谁知道呢,可能是闲的无聊吧。” 可能是想要再看一眼那人微微笑起来的模样吧。仿佛只要他在,薛洋就还是那个七岁前的懵懂小儿,所有委屈尽可诉说。 这是薛洋唯一眷恋不舍的白月光。 晓星尘微不可闻的叹了声气。薛洋道:“晓星尘,我就要死了,你会想我吗?” 晓星尘替他掖好被子,轻声道:“也许吧。” 心下怅然,对眼前人只剩叹息。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薛洋如今只是个连翻身也要废些力气的将死之人。再不复多年前狂妄嚣张,只一人屠满门,还能慢条斯理的狡辩脱身。 当年常家大门外站着的玄衣少年,跟现下在塌上不知生死的年轻人,简直判若两人了。 薛洋宁愿躺在义庄里,听晓星尘讲几个枯燥无味的故事,或者同他讲几句话也是好的。 晓星尘看着日渐消瘦的薛洋只比骨头架子多了层皮。心中忧虑盖都盖不住,想着反正薛洋看不见,便整天苦着那张漂亮的脸,倘若让别人瞧见,铁定心疼的要命。 几日都未曾进食的薛洋突然出声道:“晓星尘。” 晓星尘:“嗯,我在。”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0
    薛洋静静的躺在床上,白绫缠在眼上,看不清神色,他的双腿已然没了知觉。晓星尘见状,没说什么,端来药和糖,给他喂下。 薛洋沙哑着喉咙,推开了药,语气带着呼之欲出的暴戾:“喝什么,喝了也得死!” 晓星尘劝道:“喝了总是有些好处的。” 薛洋缓过魂儿,态度好了一点:“道长,糖就不用了。” 反正也尝不到甜味了。 晓星尘只当他嫌麻烦,便又软下声来同他说了几句话,像哄小孩儿似的,须得和和气气的,就算说错半句话薛洋也要借此发作一通。 窗外的花树早就过了花期,连叶子都落了满地,只留光秃秃的树干在风中摇摇欲坠。 薛洋听见风声,微微偏头,眼前仍是一片黑暗。多年一直想着作恶的心头一回生出了些许担忧:“我现在什么也干不了了。” 就像这树一样,苟延残喘。

    大家好,我是苏苏苏逸君儿,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QR code
    QR code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