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墨寒

    墨寒

    蛮荒苍茫
    凄凄鬼道
    墨寒如我
    霜封悢悢
    十万大山 若昙花一现
    攸怆天涧 只翠波轻狂
    我,书香门第,世代清贫。家中长辈出于对仕途的叹望和竹籍的哀悲,为我提取:“常墨寒”子承父业,我也开始攻读天经地典。也许注定,二十一岁,落榜无归。回到家乡,清贫总是落榜最好的藉口,却没想到,妖兽竟从南蛮中浩汤涌来,兽神的狂笑,是从心府对青云的挑衅,逃难的人群饥荒般涌向青云。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指向了青云。只有我,独自一人回到家中老宅,颓败的灵牌上,力道渊纯的三个字:“常墨寒”。我在他们心中已经死了吗?背负希望的我,亦如散乱的杂草,形虽在,根已死。
    我开始害怕起来,徒步奔走,我是那孤独的流星,撕裂迷茫的黑暗。可惜,在青云山脚下,我却无力再挪动哪怕一步,血腥从远处蚕食而来,大地上所有的生灵,都成为这次浩劫的祭品,我并不痛苦,相反,死亡似乎比苟喘幸福。不知怎么,已经浑浊的脑中浮现散乱的八个字:百鬼夜行,死亡舞步。
    其实,这个世间上,最恐怖的不是妖魔,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这是我醒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我却没有找到是谁的点拨。月光如洗,我发现身处一座破败的义庄之中,周遭除了几口凌乱的棺材,别无它物,十里之内,竟再无腥臭之气。目光锁定在那几口棺材,果然,其中的活人比那死尸还要阴森百倍。他就是鬼道奇才,丧命与入魔之时,鬼先生,每当我想起这句话时,总要将嘴角傲慢的上扬,这是他带我入魔道的第一句话,竟成了他的悼词。
    就这样,我成了魔道传人。当我对幽魂充满恐惧时,他说道,幽魂确实很残暴,但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当面对欲望时,往往是人更加的疯狂,二者相比,我更喜欢幽魂多一些,至少他们不会在暗处偷袭。我想,他是对的;我想,往往登上最高处时,一路上堆满了尸体,未干的血迹引开巅峰的道路。我不相信天才,至少我不是天才,鬼道之术进展很慢,到时日月的轮回永不止歇,时间是公正的,无论是黄昏冷还是夕阳红,罪过,总是要偿还的。再之后,我就隐匿在十万大山中,洞中无甲子,清袖间百年飘散。淡定却只是为了更强的勇敢的男孩争夺,禅坐百年,却只明白了一件事,越想脱俗从容时,便是与命运抗争越强之时,最逍遥的从容就是最残酷的争夺。还有,我应该自卑,他找到了最美好的归宿,瞳仁中的笑意是解脱后的快乐,睥睨天地的超然。最善良便是不加害,而不愿加害他人便对自己了结,他完成了裁决。
    原来,这世间上,最恐怖的不是魔道,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但,这一切,只是天地的一种游戏罢了。
    天地不仁,以百物为邹狗。
    狐崎山
    焚香谷
    即便是银光,也是畏忌谷内炎炽,在谷口徘徊,不敢深入。腕上的玄香穗儿缓缓的向我注入温度,前方一棵老树下停留的窈窕身影是冒死盗出玄香穗儿,救我脱离阴冥的身影。这个,我不爱的身影,青翠远远飘来,“墨寒你失约了”,不,我说:“只要你未走,我就没迟到,乔狐狸,只要你未走,记忆就还在。”她,微笑,这个美丽的狐狸,
    这个,孤独的狐狸。
    这个,用剑刺向我胸口的狐狸。
    黑夜被死神的镰刀割开血色的大口,闪耀蓝光的剑,滴着血,赤红色的血。
    这个,我深爱的狐狸。
    原来,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妖魔,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病患咨询白癜风病的偏方  
      
    微笑,天使却铩羽。泪流,豪放。天堂与炼狱交有些食物对于我们的强健并不一定好汇,演绎的是最壮美的人间。
      

  • 0
  • 0
  • 0
  • 5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关注0 粉丝0 喜欢0内容13
    未知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QR code
    QR code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