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TFBOYS圈 TFBOYS圈 关注:8 内容:3

    TFBOYS团魂向文/毒唯勿入/《昱奕》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3
    • TFBOYS圈
    • 6铂金
      喵喵喵

      《昱奕》yu yi,意为明盛,主要是我想让组合的未来是明盛的

      TFBOYS团魂向文/毒唯勿入/《昱奕》

      卡点一月一日的8点6分发文

      预警:文笔极差期望值自行降低节奏和乌龟差不多经不起深扒逻辑

      6铂金
      喵喵喵

      “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有一点撑不下去了,TFBOYS已经成立了十一周年,三个人各自的发展都很好,可是,为什么三个人却不经常聚在一起了,我真的好怀念当年的他们啊。”

      “是啊,我觉得我就是三个人的唯粉,三个人发展的很好,我当然很开心也很欣慰,但偶尔还是很怀念当年三个小土豆一起在那里快快乐乐的,无忧无虑。”

      歪坐在奥迪后座上的年轻少女面无表情的看着微信群‘啵啵的草儿’里的信息,‘汐露奈’先发了一条消息,‘砂糖元’紧跟着发了条信息,她就那么看着,也不说话,只心里微微苦涩。

      2024年,内娱顶流TFBOYS已经成立了十一周年,三个人在各自的领域上发光发热,吸粉无数,当然,吸得都是唯粉。三个人格外忙碌,个人工作室比公司的话语权更大,它们都不想让自己的老板和组合有太多的牵连,再加上公司不重视组合以及团粉从而搞出了许多恶心团的事件,导致团粉逐渐减少,唯粉迅速登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乃大部分或退圈会脱粉或转唯的团的心声,失望攒够了,也就主动离去了,‘啵啵的草儿’原本有五百多个人,怎么多日来,已经减少到两三百个人,并也在逐渐减少。

      “柳小姐,到了。”开车的是王源的助理——史强,他们今天是去宁兰第二医院照看王源的。

      “嗯,好,谢谢。”柳尚青把手机放回包里,推开车门道谢,“源老板的腿怎么样了。”

      王源在112日参加了个歌唱节目当助唱嘉宾,却因为舞台事故把腿弄骨折了,目前在宁兰第二医院养伤。

      史强一边领着柳尚青去王源的病房一边回答着她的问题:“恢复得不错,估计几个星期后就能出院了。”

      柳尚青点了点头,照例道谢,没了言语。

      待到病房,王源已经在病床上快乐看电视了,见二人进来,笑着招呼他们过来。柳尚青心中一动,但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她装的很好,源和史强都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以及她是个四叶草。

      “你们终于来了啊,我在这里好闷啊,真的好想出去晒太阳啊。”王源一边让史强背他坐上轮椅,一边高高兴兴地说着。

      柳尚青挑了挑眉,对于他奇奇怪怪的话语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推着轮椅和史强出门去晒太阳。

      十一月的天气在别处是寒冷的,可在宁兰这不一样,宁兰不管什么季节都很温暖,所以柳尚青和史强都很放心让王源只穿病号服出来。

      上午的天气,温暖宜人,很晴朗,柳尚青顺着王源的意思,把他推到喷泉的附近,任由他伸手接住溅落出来的水滴。

      二十三岁的成年男人,在此刻却还是有着满满的少年气息,无忧无虑,阳光照进了他的眼睛里,闪闪发光,星星眼笑弯弯的,白皙的皮肤,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像个天使。

      然后就是和之前住院的一天没有什么不一样,照常进行着。晚上,王源微抿唇,眼睫垂下,没有说什么,似是和之前一样。

      柳尚青看着,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我记得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

      “嗯。”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不知道那两个人会不会看您。”

      “啊,他们现在很忙啦,应该,不会吧。”男人有些微微发愣,但随即温柔的笑着回答。是啊,怎么会呢,现在三个人除了周年几乎就没有聚在一起了,微信群里的聊天不知道是几个月前了的。王源低头,抿着唇,看不出什么神色。


      三观不同,立场不同,理解不同,各种不同,请互相尊重

      回复
      6铂金
      喵喵喵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嗯,嗯?去哪里啊?”王源抬头困惑的看着他。

      柳尚青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让他闭着眼,推着他去了一个宽敞的房间。

      “好了,睁眼吧。”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王源刚想问人,灯却突然地亮起,紧跟着就是那两道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以及生日炮的声音。

      “二源,生日快落!”

      “生日快乐,二哥。”

      王源瞪大双眼,看着这两人出现在眼前,愣住了。

      王俊凯先是笑嘻嘻的扔掉手上的东西,亲昵的搂着王源:“生日快乐哈哥们,祝你又老了一岁。”

      易烊千玺笑着摇了摇头:“什么啊大哥,生日快乐哦源哥,祝你腿快快好一点。”说完,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你,你们,怎么来了?!”王源才愣过神,眼眶红了,很惊讶。

      明明,明明这两人都很忙啊。

      “怎么,我们不能来啊?明天是你生日,记得吧,但我两都没有空,只有今天的这点空,瞧瞧,我两可是百忙之中陪你过生日,还不快感谢我们。”王俊凯笑骂道。

      “这个房间以及这个生日派对是我两求了院长好久才弄来的,你今天可得玩得尽兴点,不然我和大哥的心血可就白费咯。”千玺看破了王源的疑问,笑着说。

      王源吸了吸发酸的鼻子,没忍住,哭了起来,王俊凯以及他人都一脸懵,啥玩意,咋就哭了呢这孩子?

      王俊凯虽然嫌弃对方的苦相但还是温柔的把轮椅上的少年搂在怀里,拍着背,安慰他。易烊千玺也在旁边紧张的安慰着。

      柳尚青和史强都默默退了出去。

      王源在他二十四岁的生日前天晚上,在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专门为他举行的生日宴上,哭的像个孩子,他把受过的委屈,烦闷,对二人的思念,欣喜等都融化在了泪水了,哭了十几分钟才停了下来,王源只有在他最信任的人前,才会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不堪。

      王源抬起头,接过身边千玺递过来的纸巾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让你们看到我......

      “王源,我们是兄弟,是最为要好的朋友,是共渡过难关的人,是不需要说抱歉的,不论你向我们展现好的那面还是坏的那面,我们都全权接受,不会嫌弃你的,因为,我们是兄弟,是一个team啊。”王俊凯止住他的话,捧着他的脸认真说道,千玺在身边也点头道:

      “源儿哥,我们会无条件接纳你的不完美,你可以尽情在我们这表达出你的开心或不开心,你可以表现出喜怒哀乐,无所顾忌的说着心里话,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王源一个没忍住,又哭了。

      冬日的夜晚,温暖宜人,清风窈窕,白炽灯的灯光有着意外的温暖,灯下是一个虽不豪华却处处都现用心的生日宴,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肆意的哭着,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自己受过的委屈、不甘、愤怒以及自己的欣喜,身旁的两个少年面带笑意,附和着轮椅上的少年,美好而又感人。


      三观不同,立场不同,理解不同,各种不同,请互相尊重

      回复
      6铂金
      喵喵喵

      头疼,还是没卡上点

      三观不同,立场不同,理解不同,各种不同,请互相尊重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QR code
      QR code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